七十年风雨兼程路 三代人家国赤子情

2018-02-01 16:33: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记优秀退伍军人耿风泉和他的红色收藏展览
□王春喜

  人物小传   耿风泉,男,1964年4月出生,1983年12月入伍,1987年12月退伍,辉县市耿风泉抗战实物展览馆馆长。
  耿风泉一家三代都是军人。父亲耿兰田曾经参加辉县抗日武工队、抗美援朝,从小带着耿风泉走访战友,受父亲影响,他参军入伍,当了一名雷达兵。退伍后继承父亲遗志,30年如一日,踏遍太行山革命老区的村村寨寨,收集整理上万件抗战实物。后又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部队,为国家奉献热血青春,自己在家乡创办红色抗战家庭展览馆,免费供世人参观,积极传播抗战精神,普及国防教育,先后组织抗战实物展览近千场,让红色精神和爱国主义教育在太行山下熠熠生辉。2016年7月荣获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河南省民政厅、河南省总工会、河南省军区政治部联合组织评选的“永远的兵”、河南省第六届优秀复转军人年度十大人物,和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三代军人的70年岁月沧桑,这个家族用坚定的信念,践行了一个抗日老兵的家训。70年荣辱得失,这个家族用朴素的信仰,坚守了铜墙铁壁般的抗战精神。70年的执着追求,这个家族用万余件抗战实物,重现起当年的峥嵘岁月,珍藏了太行山人光荣的红色历史。

父辈情操熏陶久远  革命精神影响至深

  巍巍南太行山脚下,一座历史悠久的小县城,从共工氏开辟中国有史以来的纪年开始,这座小城就开始沉淀悠久的历史文化。历史长河中,古共辉县名人英雄辈出。纵观古共历史,凡有名者,或才智非凡,或大义凛然,或正义英勇,或默默奉献……耿风泉就是这样一位默默奉献的人。
  历史悠久的辉县市是在1938年的农历正月十七被日军占领的。1945年的8月15日,日本法西斯宣布无条件投降,但他们在占领区地面的军事武装并没有放下武器,军国主义不甘心失败。即便投降也是向国民党的军事力量投降,日军当时非常仇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辉县的抗战武装在太行八路军皮定均司令的率领下,对驻辉日军发出了最后通牒,在辉县城的日军仍不理会的情况下,抗日武装在日寇无条件投降的第三天即1945年8月17日对辉县发起决战总攻,侵占辉县7年之久的鬼子被一举全歼。
  共城7年抗战硝烟,日军在辉县暴行累累,抗日军民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1938年,辉县冯庄村的耿兰田还是一个15岁的少年,读了几年私塾,赶上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也没法再读了,过完元宵节后辉县开始沦陷。当年秋天,耿兰田和村里的一些青壮年被日本人抓走做劳役,干了两个月左右耿兰田瞅准时机跑了。逃脱魔爪后耿兰田就参加了由皮定均领导的辉县抗日组织——郭兴抗日武工队,跟随郭兴队长打鬼子。抗战胜利后耿兰田又随部队北上,到西北参加宁夏战役、延安保卫战等,后又入朝参战,1953年耿兰田从朝鲜战场解甲归乡。
  1964年4月23日,耿兰田的二儿子耿风泉出生在辉县城关镇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庄冯庄村。说这个村庄普通,是因为他虽然属于县城关镇所辖,但在当时,却是一个交通十分不便的小村庄。村里通往县城只有一条泥泞的小路,村边是一个乱坟岗,村里的姑娘都争着嫁到村外,村里的小伙子很难找到媳妇。和现在位于辉县标志性交通枢纽位置的冯庄村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在这样一个交通闭塞、孤僻偏远的小村庄,在那个缺少精神文化生活的年代,一年下来露天电影也上映的屈指可数,且都是《地道战》、《地雷战》、《英雄儿女》等几部老电影,每次放映全村老少坐满了全场,看得津津有味。然而,这根本满足不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在耿风泉的记忆中,自己的父亲耿兰田经常和村里几个年轻人一起,在村大队部表演打鬼子的情景剧,和村民们自娱自乐。
   “我刚记事时,俺村大队部,几乎每天晚上都表演红色革命节目,有扭秧歌,唱《在北京的金山上》、《毛主席万寿无疆》等革命歌曲。我父亲带上部队的服装,以及抗战时缴获的战利品:日本鬼子的军装、大衣、军靴、皮带等,用这些做道具表演特别出效果,村民爱看。因此基本上天天都表演,穿上日本鬼子的衣服,化点丑妆,表演抓日本鬼子。我记事以来父亲当导演,就一直演这些节目。”采访中,耿风泉对记者说。
  耿兰田上过私塾,识字,又饱受战争洗礼,阅历丰富,因此耿兰田在村里为百姓组织表演捉汉奸、打鬼子的情景剧得心应手。幼时的耿风泉几乎每天晚上跟随父亲参加这些活动。
  辉县地处太行山区,抗战时是日军和各支抗战力量的拉锯区。为了让情景剧表演得更逼真,耿兰田就开始向十里八乡的老战友和经历者收集整理抗战故事,四处收集抗战时留下来的各种帽子、衣服等实物,逐渐成了父亲耿兰田经常要做的事。每次耿兰田去战友家做客寻找抗战实物道具时,都会带上耿风泉,耿风泉幼小的心灵也一点点了解和领会了关于辉县抗战的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耿兰田对收集来的实物一一进行登记,记录来源信息,父亲这些严谨认真的做法,都成为后来耿风泉学习的榜样。

有志青年投身军营  立足本职爱岗敬业

  有人说军营是一个大熔炉,是一所大学校,是一个锻炼人、塑造人的大集体。也有人说,当兵后悔两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其实凡是当过兵的人,都始终无悔,还很怀恋,更多的还会把自己的后代送入部队,部队的锻炼,确实影响人的一生。
  耿风泉弟兄三个,他在家排行老二,全家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父亲对耿风泉却格外喜欢,一直坚持让他上完高中。
  1983年12月,在父亲耿兰田的大力支持下,耿风泉通过政审体检应征入伍。临行前一晚,父亲一再嘱咐耿风泉,到部队要听党的话,听领导的话,工作要积极主动,要甘于吃苦,乐于奉献,学习雷锋,学习战斗英雄,并希望早日能接到耿风泉在部队的喜报。
  听着父亲殷切的叮咛嘱咐,耿风泉一个劲地点头,他知道父亲对自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自己在部队有所建树,干出成绩,有出息,为他这个老军人、老革命脸上增光添彩。因此耿风泉也在心里暗下决心,到部队一定好好干,决不辜负父亲的期望。
  第二天,冯庄全村开会,耿风泉佩戴大红花,怀着激动的心情,入伍来到河北原52953部队,所在驻地是战斗英雄董存瑞的故乡河北省张家口怀来县。
  来到部队,新兵训练完全不是自己在家里想象的那么好玩。枯燥无味的训练,疲惫困乏的劳累,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想到父亲,想到父亲的叮嘱,想到父亲曾经为自己讲他以前战争年代的艰辛,这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现在的这点苦算不得什么。
  怀揣着父亲对自己的期望,耿风泉无论是训练、内务、卫生、劳动、学习处处积极向上,严格要求自己。服从领导,遵守条令条例严格要求自己,工作认认真真不折不扣项项圆满完成任务,刻苦训练宁愿脱皮掉肉绝不掉队,和战友搞好团结,助人为乐处处学雷锋。
  耿风泉所在的部队位于河北当地一个战略要地,也是一个风口处,冬天特别冷。部队自力更生种白菜,初冬季节,需要把白菜从地里收获再运输储藏到地窖里。班长带着耿风泉全班抱着白菜从收获、装车、运送,干得热火朝天,耿风泉累得汗流浃背,内衣都湿得紧贴身体。白菜运到地窖口时,面对只有井口大小的地窖,班长问:“谁敢先下?”耿风泉毫不犹豫地回答:“报告班长,我敢下!”耿风泉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仅靠双手双脚撑着六七十公分宽、近十米深垂直的窖口下了下去。有耿风泉带头,新兵班的战友们一个个都下去了,大家把白菜吊运到地窖储藏起来,能一直吃到开春。
  耿风泉当时所在部队取暖都是靠火墙,火炉需要始终保持旺盛,有时候半夜没人加碳,火炉一灭,班里就很冷。为了保持班里的温度,耿风泉经常半夜爬起来,加碳添火。有时候起来发现火彻底熄灭了,还要穿上大衣,去外面寻找柴禾生火。很多时候耿风泉都是自己一个人深夜出去跑很远很远,抱着冰冷的柴禾回来,生火加碳,为的就是让战友们睡个好觉。
  班里排里卫生区的卫生,耿风泉总是提前默默地干。营区树多,深秋季节,树叶一会儿就落一层,只要时间允许,耿风泉就去打扫。班里的卫生更不用说,无论是否自己值日,耿风泉都会主动扫地、拖地、抹桌子争着抢着干工作。
  耿风泉抱着满腔热情积极进取的态度,新兵连训练结束时,全连百余人,仅有的2个嘉奖,一个颁发给了耿风泉。喜报发到辉县老家,父亲耿兰田高兴的不得了,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部队好样的,没有给他丢脸。
  紧张的新兵训练结束时,耿风泉因为有文化,思想积极,精明能干,经过考试选拔被分配当了一名雷达兵。雷达当时刚刚装备部队,雷达站只有一个站长和一个老班长带着耿风泉他们两个新兵。新装备,站长虽是从军事设备厂派来的但也是第一次接触雷达,对这方面的技术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现成的教材教程。全师五个团,雷达兵集中培训,边讨论边训练边总结边编写教程,在操作的时候感觉不规范再摸索新方案总结经验。
  雷达站跟集装箱一样,里面闷热,集训又正赶上夏天,在闷热的车厢里如蒸笼一样。即便如此,在集训摸索的过程中,每一个动作都需要认认真真反复操作,拿出最佳方案。
  有一次在训练时雷达车到达目的地后,战友们纷纷快速下车就位,各自进入工作状态。耿风泉和战友需要把车停稳支撑好,他在放置一个液压臂时差一点压住他的腿。还有一次登车时,他的手还没有离开车门,负责关车门的战友就把又厚又重的车门关上了,耿风泉的手被车门一下挤住了,瞬间手麻木得没有知觉,一会就疼得难以忍受,鲜血直流。老班长用自己的手绢给他包扎上,立即被送往师部医院进行治疗。伤口很大,缝了好几针,随后一个月吃饭、洗脸都是用左手,非常痛苦。但就这样,耿风泉仍然坚持每天集训,一天也没有休息。
  经过在部队半年的锤炼,总结大会上,耿风泉又获得一次嘉奖,第二年耿风泉当了副班长,随后又入了党,并积极报考军校,虽然经过努力最后未能如愿,但是耿风泉在这个雷达站始终保持服从领导、热爱本职、工作积极、刻苦训练、乐于奉献、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革命精神,一干就是四年。为自己今后的人生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返乡继承父亲遗愿  立志收集抗战实物

  一个人能始终如一坚持一件事几十年,一个心怀信念,意志坚定,经过部队锤炼的人坚持30年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常人也是理解不了的。
  耿风泉从军四年,家里的父母除了牵挂,更多的是祝福。比父母更思念他的却是他的未婚妻秦瑞霞。耿风泉和秦瑞霞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两人是在上学时相互倾慕产生情感的。耿风泉入伍参军时秦瑞霞依依相送,耿风泉在部队建功立业,秦瑞霞经常到他家里照顾两位老人。两人的感情,曾经因为耿风泉家里交通不便,生活贫苦遭到岳母家的反对,但秦瑞霞依然不离不弃,钟情专一,不断到耿风泉家里照顾身体有病的两位老人,这些都让耿风泉感动不已。
  耿风泉入伍第三年的秋天,母亲因病去世,耿风泉请假回家处理后事,同时他和秦瑞霞的婚事也被两家列入议事日程。当年冬天,耿风泉和秦瑞霞喜结良缘。1986年冬天,耿风泉退伍还乡,又回到了阔别四年的冯庄村。
  此时的冯庄村,依旧是一个交通不便的穷村庄。回到家里的耿风泉除了耕种几亩地,种些白菜等蔬菜外,并无他事可干。看到父亲依旧摆弄他收集来的抗战物品,就帮着他老人家一起打理。此时耿兰田年事已高,身体也欠佳,但是一旦得到哪里有战争年代老物件的消息,就会喊上耿风泉,一起前去寻宝。
  耿兰田走访战友的那个年代,交通不便,全靠步行,每次出行都要先准备干粮带上水。近点的有附近辉县城的、胡桥的,远的有花木的、薄壁的、盘上司寨、张村黄道水、还有焦作等地方的。当时没有交通工具,只有步行,上盘没有愚公洞,需要翻山越岭。近的一天回来,远的几天才能回来,风餐露宿很是辛苦。
  一次跟随父亲去黄道水找一位战友,过一个山洞时,洞的地面上都是水,耿风泉不知深浅,不敢冒然下水过洞,父亲牵着他的手一步步趟着水扶着洞壁,盯着只有一个亮点的洞口,一步步前行。看着父亲为了收集这些东西如此辛苦,耿风泉再次被老父亲的精神感染了。
  随着不断地跟随父亲走访他的老战友,耿风泉感觉父亲和这些生死线上下来的战友特别亲。去串门不需要带任何礼品,老战友没有现在的酒菜、宴席,一碗蛋花水、一把花生、几颗大枣就可以闲聊几个小时。
  父辈的战友们都是建国前战乱年代过来的,在一起谈过去兵荒马乱,看现在平安祥和,都觉得当兵能活着回来就很幸福,很知足。相互之间问问其他战友的信息,帮助战友们写写信,一起数数自己当年留下战争伤疤,讲一讲伤疤背后的故事,不抱怨,很自豪。耿风泉当年看着父亲的这些战友们曾经为国家南征北战、四处拼杀、如今却不给政府添麻烦,不争不要不闹,父辈的这些精神一直到现在,他都深深记得,默默学习。
  耿风泉说:“父亲那些战友们的精神每一个都值得学习,值得尊敬。战友们之间都很热情,特别特别亲,会把最好的房子让我们睡。虽然每个老兵背后都有许多故事,但他们不相互去羡慕谁被安排了工作,谁升职了,质朴的情怀让人深深敬佩,直到父亲不在了,我还经常去看他们!”
  父亲对每件收集回来的战争物品都如获至宝特别爱惜,回来后会一件件按照时间、地点、来源等详细记录。耿风泉都一一看在眼里,烙在心里,一旁默默帮助父亲一起整理、记录。只要有个好的木头箱子,父亲都会把他们珍藏到里面,并把家里最干燥不漏雨的房子腾出来放这些东西。
  父亲经常对耿风泉说:“等将来以后,这些东西都是很好的证据,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我们国家曾经经历过的历史,不要忘记我们国家的苦难。”
  1989年初夏,耿风泉的父亲耿兰田因病去世,处理完父亲的后事,耿风泉一一打开了父亲留下来的几个木箱子,吃惊地发现,老父亲收集的战争实物已达千余件,现在耿风泉收藏的战争实物有10%都是父亲当年收集过来的。
  看着父亲收集的这些宝贝,耿风泉思绪万千:父亲经历了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并收集了这些东西,希望将来有一天能用这些东西办一个展览馆,供后人参观,能让后代铭记历史,珍爱和平。但是展览馆是个啥样啊?耿风泉从来没有见过。
  有一次,耿风泉在报纸上看到人民历史博物馆搞展览的一条新闻,他就去参观了一下,非常震撼,回想父亲生前对自己说的话,耿风泉心中有了目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接着父亲做这个事,一直做下去,继续收集整理战争实物,争取早日办一个红色收藏展览馆。

 (未完待续)
王春喜,河南省文联《时代报告》杂志社新闻中心记者,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新乡市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
 编辑:陈姗姗

上一篇:阅读大山(组诗)
下一篇:峡谷深处不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