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的腊月(组诗)

2018-06-14 17:36: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洪腾

山村的腊月

料峭的山风
吹得树林瑟瑟发抖
阳光像遗留在枝头的柿子
瘪瘪的软软的
无精打采地晃着
天空的几片薄云
 
远去了
昔日的人欢马叫
听不到
不时炸响的爆竹
慵懒的狗
蜷缩在草垛旁
早已习惯了风吹草动
闭目塞听
一派漠然
墙角的背风处
几个老人在抱团取暖
有一搭没一搭
磕着稀牙
腊八粥里的豆子
从眯缝的眼角滚出
一粒一颗
数念的日头
牵挂了
整整一年的心
终算要搭上
儿孙的归途

 

立 春

立春,又曰打春
一个“打”字,就这么生动地

敲响了,春天的战鼓
打春,抡圆重锤
打进坚冰一枚楔子
从深处慢慢开裂

冰封的河面,嘎然而止
插入一枝电热捧
从周边悄悄消融
蚕食,整整一个季节
 

剩余的残冰
 
打春,是五更,第一声鸡啼
打破,夜的沉寂
尽管,天还漆黑,人还熟睡
醒了梦,即便不起,亦是假寐
谋在梦后嘛,多么重要
重要的一年之计
 
到头来,还是觉得
古代的皇帝,先有诗意
竞然早起,吆喝朝臣,
与黎民一起,鞭打春牛
用犁铧,翻起一年的希冀 


鹅 屋

太行山巅的一个村
两省四县的交界
过去,区域边缘的交通
是最差劲的
一次无奈的绕行
经历了难忘的坎坷颠簸
是天鹅的栖息地吗
这个很特别的名字
不是特别的坎坷
而是坎坷的特别
只一次
就镌刻在我记忆的深处
 
没有时间和条件
远行
去欣赏异域风情
星期天邀几位好友
拼车到周边的山乡
或拾遗补缺
或重温旧梦
 
山道如藤
沿山坡顺河边
一路缠绕
一路蜿蜒
一路盘旋
我们的车像一架直升机
不停地旋转着航拍的镜头
后面的路
如一叠鹅肠
大半晌都没能驶出山的胸腔
依然能看清
谷底那个叫黄崖底的村庄
 
终于
我们的直升机
钻出了薄薄的云层
每双眼睛都打开了广角
与天空同样辽阔的视野里
一个风景如画的村庄
定格在白棉般的云海上
此时
我们踢踏着云烟
徜徉人间的天堂

 

万仙山

(一)
鸟飞绝处车声隆,龙踪灭地水幽深。
山夫新凿上天路,女娲早留入海门。
(二)
群峰万姿神刀塑,叠嶂千彩鬼斧功。
君入龙洞求仙道,吾登仙山赏风景。

 

九莲山

群峰环峙
呈九朵莲花
在荷心的巨型莲台上
有群佛在打坐

山的险峻
成就了路的崎岖
考验着锻炼着
善男信女的坚韧和真心
 
青山绿水
过滤着烦杂的心事
诵经梵音
浅唱着向善的清音

是佛的灵光
照耀着善心
旺盛的香火
与山间的薄云互为缥缈
天南地北的香客
把各自的心愿
全部写在
一卷无尽的账书上
毫无保留
交给上天的神仙

九朵莲花
九坐蒲团
一峡清溪
一谷静谧
所有的所有
在此
终将九九归一
归结成一朵
圣洁的九瓣心莲

落羽缤纷
在北国
天黑透
落羽缤纷
她裹挟一个季节
全部的诗意
乘夜谧人静
悄然为鼾声
覆盖一层厚厚实实的温情
翻身侧卧
所有梦呓的嘴角
都溢出甜蜜的垂涎

没有雷电助威
只在薄风的鼓舞下
增加着密度和频率
始之,轻飞曼舞
渐次,乱花迷眼
持续,前赴后继
终于,铺天盖地
像是一场偷袭的战役
常青的松林一片缟素
世间万物统归臣虏
 
晨起

推窗,满目哗然
北国干瘦的冬天
因此而丰腴撩人
 
碓 臼

石径的拐弯处
有一块巨大的顽石
先辈在上面
凿了一个心窝
立在那
极像一个倒置的窝头
 
捣细多少粗粮
捣碎了多少时间的石杵
不翼而飞
圆圆的心窝
空了
不在遭受永无休止的撞击
贮满的雨水
怎么也沤不烂腌不熟
映入的日头和星月
 
花海泛舟

听说
几个在外打工的年轻人
回村
搞了一个合作社
把村民的土地流转了
整个沟田坡地全改种了花
现在成了五彩斑斓的世界

我经不住诱惑
星期天
驾车一探究竟
谁料
还远没到村口
不太宽的公路就堵塞了
于是
我弃车徒步
抄童年曾走的一条小路
 
到了村口
不是远房的侄儿挡住我
还不知身后
竟然带领了
一条绵延的人流

赤橙黄绿青蓝紫
层层梯田叠锦织绣
高清的镜头炫目了
找不到也不用去
找一个更好的角度
 
游人如织
像蜜蜂嗡嗡嘤嘤
留恋在醉人的花海里
贪婪地嗅着浓郁的芳馨
晕了视觉
醉了感官
连我都迷途忘返了
何况你们
远方的来客
 

 编辑:陈姗姗
 

上一篇:说说咱辉县产的特色礼品
下一篇:童星国学园——让国学精神早早滋润孩子们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