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山堂前听《夏峰歌》 东夏峰村话文明风

2018-06-14 17:48: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郭栋梁

  辉县市孟庄镇东夏峰村里有一所院落名叫兼山堂,兼山堂是孙征君讲学的地方,孙征君本名叫孙奇逢,字启泰,号钟元;直隶容城(今河北省容城县)人,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明清两代,他先后十三次拒绝朝廷征聘,故世人美誉之为“征君”,孙征君晚年移居夏峰村,辟兼山堂传道讲学,所以又被称为“夏峰先生”,当时聚徒讲学者最著名的有三人:时居北方的孙奇逢,东南的黄宗羲、关中的李颙,时人称为“海内三大儒”。这天仰望着兼山堂,我好象看见了孙奇逢先生带领着子侄儿孙、乡邻学生正在诵读诗书,继而又在田间耕耘,耳边又隐隐约约地似乎听见了他作的《夏峰歌》;“垂老去乡关,听泉声三十年,夏峰烟月浑无厌,茅屋数椽,修竹几杆,这便是桃园鸡犬,又何须驾柴车东海与西山……”。
  中国古琴史上的大师、崇祯皇帝的宫廷乐师尹尔韬特地为《夏峰歌》谱了曲并收入他写的《徽言秘旨》中,自此《夏峰歌》就在神州大地传唱开来。孙奇逢在学术史上他无愧于“上继往圣,下开来学”的美誉,他的学术思想和成就以及他的人格力量和适应时代要求的学说主张,使他名垂千古、流芳百世,那么这对目前东夏峰村各项社会事业的全面发展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呢?我嘴里嘟囔着,低着头往前走,“有!”随着一声答应,孙中启老师推着轮椅已停在我的面前:“这肯定有联系!辩证唯物论告诉我们:看问题不能孤立地去看,要联系地去看,自从孙奇逢先生在这儿讲学以后,这村就一直是民风淳正,要不老书记王运堂老家是高庄郭雷的,当年他从战场上立了功,领导让他挑一个地方安家落户,那么多的村他不挑,偏偏就选中东夏峰村了呢?咱村六十年代还出了个少年英雄呢,系着红领巾的皇甫有,看见有个人从粮站出来,一边往兜里塞钱,一边惊慌地左右张望着,经过斗智斗勇,皇甫有终于抓住了这个流窜犯,一时曾传为佳话……”,走着聊着已到了大街上,正好村干部李桂江迎面走来,“喂,老李给咱说说咱村喜事新办、丧事简办、积极推行厚养薄葬的新风尚中不中啊?”“咋不中啊,”李桂江正要搭话,不妨半路里又杀出个程咬金王二婶,快言快语的王二婶一抢过话头就来了个顺口溜:
  “李桂江,你别抢,
  我说两句你开腔。
  男的多来女的少,
  现在媳妇太难找;
  跑折腿,磨破嘴,
  找个没钱也得吹!
  又要车,又要房,
  ‘三金’戴上明晃晃!
  订金都得八千八,
  典礼咱还没有说……”“对,没有说叫我说。”李桂江在众人的笑声中抢过了话头:“要说典礼吧,那花钱就更多了,前有礼炮车奏乐开道,中有小车长蛇阵紧跟;后有大客车押营,办喜事的主家在临近街道上吹起拱形气门,铺红毡摆彩灯,不仅婚宴棚内的客人狂吃豪饮,全村人也跟着吃流水席,吃不完的又倒掉,让人看着都心疼呀!从头到尾得花多少钱?说句实在话,现在咱老百姓可是媳妇娶不起呀……”
  听到这儿,那李大娘的喉咙又痒了:“那人也死不起呀!棺材要用最厚的,有的上面还刻着画儿哩,又是糊纸扎,又是搭彩棚,又是搭戏台又是放烟火,再说那响器班儿吧,你用乡里的,我用县里的,你有一班儿,我用两班儿打对棚,有人拿着红旗两边跑,那边赢了赏钱多,一直热闹到夜里两三点,左邻右舍不能安生;香客封一份礼,全家人来吃饭,有的还用盆子往家端……”可不是嘛,农村中办喜事丧事的巨额开支确实让村民们吃不消,可是互相攀比图虚荣爱面子又让他们不甘心掉队落伍,举债借钱也要办得风风光光,正在我低头沉思时,李桂江的嗓门又亮开了:“喜事丧事大操大办,有钱人是拿钱耍排场,没钱人是打肿脸充胖子,表面看起来怪体面,实际上是当事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办一回事借一屁股眼窟隆。面对广大村民的深恶痛绝,以上一任老书记王俊有为首的村两委下定决心破旧俗立新风……”
  “对。那时候是先宣传造舆论,我们把有关内容编成节目,把两辆货车车厢打开拼在一起当做舞台,黄金禄医生打鼓板,俺哥赵海臣拉板胡,我弹电子琴,还让西夏峰村龙虎乐队来助阵,老郭不是还请你来当主持人了吗?”说话的人叫赵海臣,我看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当时不仅在东夏峰村,还在西夏峰村、南田庄等村演出了几场,大家都认识到大操大办,害人不浅。于是,李桂江接着说:“俺村率先成立了红白事理事会,由村党支部书记李德印任组长,办公室主任为副组长,村干部和村里德高望重的人员共同参与,提倡出嫁闺女的人家最好前一天不装柜,如情况特殊,则用车不得超过3辆;娶媳妇的人家要喜事一天办,并且宴席不能超过15桌,用车不得超过10辆,更不准借用公车办婚事;封礼客和服务人员不坐桌吃饭,可以发装有烟、糖、瓜子的小红包;喇叭也要按规定时间开、关,办丧事不能扎纸人纸马、搭舞台,请响器班、放烟火;提倡不移灵,如果自家院子小,可适当选择不影响交通的位置停放,事后打扫干净;提倡火化、提倡召开追思会,亲友三鞠躬默哀,念念祭文或悼词,提倡在村南的公坟下葬。绝大多数村民对这个土章程拍手称赞,慢慢地极个别也想大操大办的人也顺应了这个节约之风,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因哪家的官大走过样,也没有因谁手里的钱多变过味……”
  “对,棺材再好也要沤成粪,纸扎多贵也得点成灰,你让人吹得再响死去的爹也听不见,你让人扭得再好死去的娘也瞧不到,不如少花些冤枉钱薄葬,省些钱去厚养在世的老人!让老人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干净点,冬天暖和点!”七十多岁的杨金贵也禁不住不紧不慢地开了口,正当大伙儿七嘴八舌不停口,你言我语话新风时,忽然随风传来一阵歌声:“……半耕半读相更换,喜的是家无逆颜人人尽让无争辩……”
  大家向北一看:孙中瑞一边唱着,一边笑着站到了众人面前。
  “你唱的是啥歌呀?”
  “当然是《夏峰歌》呀,孙家孝风世代相传,就说俺孙家孙居正吧,他已八十多岁了,四世同堂,忠厚处世,孝友传家,婆媳之间从来没吵过架,红过脸,夫妻间也都是相敬如宾,遇事相商。”他忽然话头一转指向了我:“咱诗词分会的黑板报这次主要是宣传孝道文化,你在全国‘论孝道、行孝德、怀感恩’征文大赛中的获奖诗歌‘梁顺孝子留美名’和范又民会长在‘孝亲敬老全国诗词大赛’中的获奖诗,都登上了;另外还登了俺东夏峰村有关文明新风的内容呢!“好,好好。”我随口答应着,耳边听着李桂江的介绍:“一边改旧俗,一边树新风:看那是咱村的便民服务中心,有健身器材,还经常组织体育活动,有图书室,俺除了组织本村的娱乐活动之外,还请戏班唱戏,给老年人说书,让村民的文化生活活跃起来……”,正说着话,一辆垃圾车已开过来,一会儿工夫,吊起一个垃圾箱,已拉跑了,“……咱村投资15万元,增设了垃圾箱,有专人装箱和打扫街道,都有各自的卫生责任区,你看看咱这村容村貌都比要出嫁的美女还要漂亮哩!”这诙谐幽默的话语说得大家禁不住哈哈大笑。“对了,咱还借助治安信息员、民兵、妇联、工会、治保会、调委会等组织,集体调解处理民间矛盾纠纷,分析利害关系,防止事态恶化,真正做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比如有一户村民和邻居在砌围墙时互不相让,咱村干部就实地走访,给他们讲古代‘六尺巷’的故事,劝导他们珍惜邻里亲情,结果几家人和好如初;再比如有一姓李的人家,父亲盖了房子,大儿子先是锁住街门,继而砸坏玻璃;父亲愤而不息,又是跑派出所,又是找人写状纸,非要和大儿子对簿公堂,经过多次调解,最后终于化干戈为玉帛,融冰山于阶前,父子亲情得以维系。”
  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前走,有个手推四轮小车的老人正向我们迎面过来,只见他慈眉善目,笑眯眯地活像画儿上的弥勒佛,看见他,李桂江又禁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咱村喜事新办,丧事简办,村民们把省下的钱都用到孝敬老人身上了,环境不污染,自然人长寿,瞧瞧!这就是俺村的老寿星李安,那坐在轮椅上的叫李贤,弟兄俩都一百多了……”,“对呀”,老杨也赶紧迎上前去,见缝插针:“你瞧,七十小弟弟,八十不稀奇;九十不算少,活到一百还满街跑哩。”
  我忽然想起还有事要找王和武,就告别众人来到夏峰社区,王和武到西山去放野猪了,我把拾到的账本交给他妻子,他妻子说:“这个麻糊灯把账本都丢了,幸亏人还没有丢!”
  “那你家的枣放在外边就不怕丢了?”
  “丢不了!俺村白天有巡逻队员巡逻,夜里有摄像头看管,俺一百个放心!”“对”,该村党支部书记李德印开车过来,见到我停车走出来,正好听见说这事,就告诉我说:“东夏峰村有3662口人,有14个村民小组,这14个村民小组分别与相应的6个平安责任区区长签订了目标管理责任书,又以五户联防的形式层层落实综治责任制,我们还利用标语,法制宣传栏、广播、宣传材料、文艺演出等形式宣传,还轮流组织社区7名党员干部值班,投资23万余元安装了监控设施,村民安全意识增强社会治安明显好转。东夏峰村已先后荣获‘省文明村’、‘省民主法治示范村’、‘新乡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先进单位’等多项荣誉呢……”
  夜幕降临了,远处,五颜六色的灯像缀在天幕底边上的宝石一样明光耀眼;近处,明晃晃的太阳能灯光下,南来北往的东奔西走的人们在一条条宽阔的道路上散步,一栋栋社区新居在黄白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靓丽雅致,社区圆形广场上,一排排中年妇女正在随着音乐节奏跳着健身操,广场北边的东西路上,西边是任德果、陈爱琴等老师们带着一帮徒弟在打陈式太极拳精要十八式;东边是袁廷保先生领着一些老年人在练着八段锦……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中国的田园诗人陶渊明,如果他能看到当下中国农村的新景象,他会不会再写一篇《新桃花源记》呢?说不定他还会穿越时空从东晋来到当世,亲身来体验一下丰衣足食的美好生活呢?这时候,孙奇峰先生的《夏峰歌》又一次在我耳畔响起,孙老先生,你放心吧,您的后人以及广大村民们都没有忘记“堂传孝友,敬守前修”,都在发扬着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我们会不断发掘和利用一切民族文化精粹,去开创人类美好的未来,夏峰社区已是新乡市重点示范社区,又成为河南省财政厅第二批美丽乡村试点单位,你等着看吧,未来的东夏峰村,村庄会更加秀美,环境会更加优美,生活会更加甜美,社会会更加和美,处处将会是一幅幅更加多姿多彩的新农村秀丽画卷!

编辑:陈姗姗
  

上一篇:励志人生敢拼搏 心怀永和办展馆——记李葆昌和郑永和展览馆
下一篇:风雪夜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