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活的

2018-11-01 18:24: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黎

  近来,网络上不断传出一些汉语“逼疯”“整死”外国人的搞笑段子,例如:
  今天下雨,我骑车差点儿摔倒,好在我一把把把把住了。
  校长说,校服上除了校徽别别别的。
  女孩赴约路上给男友打电话:“如果你到了我还没到,你就等着吧;如果我到了你还没到,你就等着吧!”
  天热了,能穿多少穿多少;天冷了,能穿多少穿多少。
  看了这些段子,很多人大概都“惊呆”了,可能会不由地感叹汉语的奇妙,由此也多少会认同汉语之难会“逼疯”外国人。其实,从语言学原理上看,这些现象一点也不奇怪,类似上面这种现象在其他语言里也不难找到。我们看一下英语的例子:
  Can you can a can as a canner can can a can?(你能像装罐头的工人一样装罐头吗?)
  If one doctor doctors another doctor,does the doctor who doctors the doctor doctor
the doctor the way the doctor he is doctoring doctors?(如果一位医生治疗另一位医生,那么治疗那位医生的这位医生是否会采用其所医治的那位医生的治疗方法来治疗那位医生呢?)
  这些英语句子是否会“逼疯”我们这些“外国人”呢?只要熟悉英语中“can”与“doctor”两个词的多种含义,其实上述句子也不难理解。笔者特地以上述四个汉语例句去“考”几个学过一年多汉语的外国人,结果他们虽然觉得理解有困难,但都能辨别出两三个句子的意思,并没有全部看不懂的句子。可见,这些话也不至于“逼疯”外国人,只是有人故意编造了一些包含多义字或多义词成分的汉语句子,因此,读起来会很拗口或者有歧义。
  其实,任何人类的自然语言都是由有限的符号组合成无限的现实话语的系统,也就是说,语言是由有限数量的底层语音单位(音素)组成有意义的语素(最小的有音有意义的单位,如汉语的“字”多数对应一个语素)和词(由单个语素或多个语素构成),词再按照有限的语法规则“组装”成无限的短语和句子来表达无限的意义。构成语言系统基本单位的音素、语素和词不可能是无限数量的,否则人类就无法掌握语言了。因此就会出现相同的语素或词指代不同事物、表达不同语义的情况,也就是会有多义字、多义词的出现。这就是语言系统的经济性特征。
  像上述第一个汉语例句中的四个“把”,就依次使用了“把”的四个不同义项:1.用手抓握东西的次数单位;2.表示动作对象的介词;3.车身上用于抓握的部分;4.用手握住。第二个汉语例句中的三个“别”也同样分属三个义项。上述英语例句中的“can”分别使用了“能”“装罐头”“罐头”三个义项,“doctor”分别使用了“医生”和“医治”两个义项。
  至于第四个汉语例句中的两个“多少”,意义也不相同,而且是两种语言单位:前者是两个词“多”(表示程度,“多么”义)和“少”组合成的短语,“少”就是数量小的意思;后者是一个词,义指数量的大小。
  另外,语言是活的,总会在使用中结合具体语境表达特定意义。如第三个汉语例句中的后一个“你等着”,在特定语境下表示威胁的意思。因此,在现实语言交际中,人们说话的实际意义和“字面”意思可能不一样。就像谈恋爱时女方对男方说“你真坏”,实际上可能恰恰是表示“你真可爱”的意思。同时,语境又可以消除字词句可能存在的歧义。
  还应注意的是,语言和记录语言的文字是两个层面的事物,写出来的文字以及意义难以辨识的话,口语说出来就未必如此了。这些例句如果用口语说出来,会通过语音手段(节奏、音调)进行处理,听起来就不那么“混乱”了,再结合语境也就没有歧义了。那些例子实际上就是利用文字“挖坑”,增加视觉上的辨识难度。
  语言作为人类交际工具的基本功能是满足交际需要。尽管不同的语言有各自的特点,但只要能够满足交际与表达需要的活的语言,都有丰富、复杂的语言形式,都可以说是“博大精深”的。所以,有些人以汉语的一些现象来表明汉语“逼疯”了外国人,不过是幽默、搞笑而已,读者千万别当真。

编辑:刘文君 

上一篇:山路
下一篇:辉县中华诗词之乡创建成功贺词贺诗